南朝北都

沉迷叶蓝无法自拔,安定地缓慢打call中

【叶蓝】蓝寨主的剑 4

再醒过来就是第二天,自己好端端的和衣躺在屋里小塌上,一身酸酸甜甜的梅酒气味,脑仁儿突突跳,眼前有点蒙。四处看了一圈发现发带被解开了叠好放在一边,身上还盖着件眼生的外披,顿时一阵尴尬,感觉脑仁儿更疼了。

到厨房做煮了粥端出来,叶奸商大大方方地走进来,笑眯眯地跟自己打招呼: 醒了?粥挺香。说罢一脸期待地抬眼看着蓝寨主,神情像足了后院那偶尔前来讨食的猫。

蓝寨主嘴角一抽,撇撇嘴,把粥往桌上一搁,绕回私人小厨房拿出两副碗筷,盛好了才往已然坐在桌前的叶修面前一推,干巴巴道:粗茶淡饭,叶贾别嫌弃。嗯,那什么,衣服洗好晾干了再还你。

叶商人丝毫不客气,道了句多谢就端起碗。蓝寨主在桌对面坐下,一时间倒不着急吃了。叶修坐得端正,吃饭的样子也十分文雅,喝着粥,就着萝卜干,细嚼慢咽的样子就好像这不是什么粗茶淡饭,而是真正佳肴珍馔。蓝寨主想起昨夜行酒划拳,叶修也是这么慢条斯理,不声不响就赢了去,备来套话的三坛梅酒最后都被自己喝了去……糟,昨天喝到后来自己几乎是神志不清,没被这来历不明的奸商套去什么话吧?

蓝寨主心里打了个突,稳了稳表情斟酌着开口道:昨夜……劳烦兄弟照顾了。只是我喝到后来有些不太清醒,不知有没有说些什么不中听的话?

叶修茶余饭饱,心满意足放下碗筷,口气倒是挺熟稔:哪儿的话,寨主好酒力,叶某佩服。难为寨主为一帮手下劳神操心,厨艺也是一等一的好,再有点别的个人爱好也是很好的嘛。你别担心,你昨夜不过是扯着我的袖子唠叨了一晚上怎么酿酒而已,叶某除了晓得了如何挑选泡酒用的梅果和听了三遍寨主对酒品的喜好之外,并没有什么好不耐烦的。

蓝寨主闻言十分尴尬,心道:大哥,跟你扯酿酒那会儿我还没醉呢……难道我是喝醉了之后又翻来覆去跟你扯了好几遍,吗?暗骂一句喝酒误事,却是暗暗放下心来 ,扯出一个尴尬的干笑:呵呵,这样啊。从前在道观里打过杂,门风严谨,不得已自己琢磨 琢磨厨艺偶尔打打牙祭,没什么大不了。

叶修偏偏头,望了一眼窗外:我看这雨一两天停不了,寨主这么客气,叶某就多叨唠几天了。

蓝寨主心里存了观察试探之意,闻言点点头:叶兄弟喜欢就好。

叶修拿了碗要到屋外去洗,蓝寨主这才端起自己面前一碗粥正要用膳,叶修走到门口却又似想起什么折回两步:我突然想起,昨夜喝酒时问到我虚长你几岁,今后你就喊我一声叶兄吧。

蓝寨主端着碗正要往嘴里送萝卜干,闻言眼角一跳,心里暗骂这奸商怎么什么便宜都要占,表情有点绷不住,扯扯嘴角点点头:嗯,叶兄。内心却忍不住骂:无耻啊不要脸!  


南方的山里晨雾很浓,遇上潮湿的雨季,有时要到中午才会略微散些。寨主大人非常享受清早一个人独自在后山竹林空地上练剑。原先辟出这片空地倒是给寨里兄弟们用的,那帮懒汉对剑术无甚追求,倒是很少来,更别提这清静的午前。蓝寨主乐得清净,正好时不时过来活络筋骨。

脚下沙土略潮,正好是不会扬尘的程度,平日里被踩踏得瓷实。空气里水雾弥漫,这份湿度对从小生活在南方的蓝寨主倒是丝毫不嫌闷潮,反而平添一分清凉。竹林中安静,无风无雨,偶尔有水珠滴落的声音。

春雪满空来,触处是花开。剑风簌簌,从基础动作上挑斜刺热身,一削一揽间收放自如,脚下遮影步法愈发轻盈干练,一柄纤细修长的春雪剑轻缓恣意,灵活轻巧游走于水雾间,剑锋星星点点犹若落雪霜花,修长身姿翩然好似穿树游龙,等到还转了半个身子回来,那些残留在雾气里的剑气才不知不觉地又消散在水雾中。

这套春雪剑法原本就是为春雪剑量身定做,蓝寨主配合着遮影步修改了一部分,练起来更加得心应手些。步法轻盈安静,剑意微凉,霜风雪刃,满空飞舞——倒配得上春雪一名,真仿佛一场安安静静的春日初雪,不经意间飘落,细细绵绵地便铺满世界,落出个白茫茫天地一片静谧。

一记银光落刃接着轻功春雪落,步履轻巧回身收势,细蒙蒙的山雾早浸湿了蓝寨主的衣,面上细细密密地渗出一层薄汗。蓝寨主气息微喘面容微醺,平心静气之间闭目回想,总觉得哪里不太满意:瓶颈了数日,总觉得缺了什么,总也找不到突破口,愁。

哪知一个笑盈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寨主闲情雅致,为兄能否请教几招?”叶修暗道:这小寨主真有意思,烧得一手好菜,剑法也俏,轻功怕是连沐橙也不及,初见面时却那样出糗;这遮影步法原本是为了迷惑对手误导对方的,他全给简化了,倒让人看得一目了然——实在有趣。

蓝寨主猛的回头,心里诧异自己丝毫没察觉到气息,又念及初见面那眼神,昨夜划拳自己输得一干二净恐怕也不是巧合……这胭脂商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定了定神,心想正好借机试探一番,便开口笑道:叶兄竟然对剑法也有心得么?那便请赐教吧。

叶修点点头,伸手接过寨主抛过来的一柄木刀,掂量几分,抬头笑道:来吧。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