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北都

沉迷叶蓝无法自拔,安定地缓慢打call中

日记(143)《魔戒》小说至卷5第4章

是的,我在看小说的时候觉得最吸引我的也是这个角色,而不是其他主角们。相比博罗米尔,我认为法拉米尔的智慧和谋略更胜一筹,而身份的尴尬也让他不得不谨慎地将它们藏好。我同样很容易被品格高尚的人吸引,小说中描写他在权力允许范围内帮助皮平和梅利的部分、丝毫没有动摇地拒绝了魔戒的部分、明知凶险仍然愿意帮助弗拉多和山姆的部分、陪伴伊奥温的同时也救赎了自己的部分,这些描写都非常令人眼前一亮,我几乎认为法拉米尔和伊奥温,他们是整个作品当中最鲜亮轻松的部分,就像一束坚定的光,互相扶持,也不觉间感染了他人。此外关于莱格拉斯和阿拉贡的角色设定在电影中和小说中的感觉差距比较大,我也认同这点,因此甚至在第一遍看电影版的时候有些震惊(当时完全不了解演员方面,完全是因为被小说吸引而去看的电影)。

非常棒的一篇评论。

渔间:

《魔戒》小说终于看到了第三本,决战即将开始,有点不舍。之前一直觉得莱戈拉斯是电影第一OOC的人物,直到法拉米尔出场,才激动地发现,原来他才是光芒被掩盖得最深的人。


当初刚拿到小说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迅速搜寻莱戈拉斯的名字,然后被文中的描述吓了一大跳,我不相信我是一个人……小说里的莱戈拉斯,用“活泼可爱”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他的身上既有少年的清纯,又有岁月的沉淀,既纤细敏感,又乐观勇敢。但是,很遗憾,小说里的莱戈拉斯是远征队最“没用”的一个人物,即使他的年龄比所有人加起来都大很多倍,他也实在像个“孩子”,甚至有那么点任性。


而电影里的莱戈拉斯,神勇无敌,堪称远征队第一战力。他被设定为阿拉贡的旧识,因而他的远征目的更像是追随阿拉贡。他对他唯命是从,他和他形影不离,他的一颦一笑一喜一怒,除了少数时候给了吉姆利,都是为了阿拉贡。电影里的莱戈拉斯,有一种即使岁月老去,他也依然如旧的奇异美感。


我怀疑小说和电影里的莱戈拉斯,大约只有那句“他站在那里,就像一颗年轻的树”是相通的。


而法拉米尔的巨大差别却是始料未及的。如果说电影里的莱戈拉斯,是为了更好的银屏视觉效果,不得已做出了些改变,事实上这个人物也确实不如小说里鲜活。那么电影里的法拉米尔,是个看起来非常饱满的人物,甚至可能是所有的“人物”中最饱满的。他的性格非常顺利成章地引导了行动,他的行动又自然而然地推动了剧情。他还能是什么样子呢?


然而小说里的法拉米尔,是个仁慈、勇敢、一诺千金、充满智慧,甚至很有智谋的人。小说里非常明确地写出,比起他的兄长,他在各方面都更胜一筹。他的血统更接近努门诺尔人(就像阿拉贡一样),他更受刚铎人民的爱戴,他最大的缺点是不如波洛米尔对他的父亲忠诚,因此得不到父亲的喜爱。


但这不怎么要紧,在《魔戒》小说中,有过几次人们直面魔戒诱惑的描述,在这所有人中,只有波洛米尔,完全没有挣扎,用智慧和理智清醒地拒绝了他。


“我说过,就算我在大道上发现它,我也不会拿。纵使我真是个渴望得到这东西的人,哪怕我说的时候并不清楚这东西是什么,我仍会把这些话当作誓言,并受其约束。但我足够明智,知道这世间有某些危险是凡人必须逃避的。”


他就这样拒绝了魔戒,连看一眼都不愿。山姆说他证明了自己的品格,最高贵的那种,他让他想起甘道夫。


是的,比起智慧精灵和远古的智者,法拉米尔才是我在《魔戒》小说中看到的最有智慧的人物。


我对拥有高尚人格的人毫无抵抗能力,尤其是他还富有智慧。


而电影里的法拉米尔,给我最大的感觉是身不由己。他确实在最后证明了自己的善良,但更多的时候像是他哥哥无可奈何的替代品。


一个那样有魅力的人物被大大消弱,戏份并未减少却实实在在的弱化了,这很不寻常。我是这样猜测的,正是因为原著的法拉米尔被描述得太强大,他才不得不被消弱。


小说里写道,法拉米尔拥有王者的气质,和阿拉贡很像。就我目前看到的部分来说,恐怕智谋和人望都在阿拉贡之上。事实上,在小说里,我并未很深地感觉到阿拉贡的王者之气,这让法拉米尔显得更加出众。


也许这就是问题所在,电影大大加强了阿拉贡这个人物,按照剧情结构,也必须加强。不仅有相当多的原创剧情和热血台词,有额外多出的很多感情戏,最重要的是,当所有人都在这样或那样的时候流露出软弱,甚至绝望, 只有阿拉贡,从不放弃“希望”。


正因此,尽管他时常落魄潦倒,却比任何人都有王者之气,让人发自内心地相信,他将成为人皇。


在这样的情况下,显然不需要另一个有“王气”的人,《魔戒》也根本不应该出现宫廷争斗的戏码。所以法拉米尔被不可避免地平庸化了。


无论如何,虽然我对小说里的法拉米尔深深着迷,电影里的善良好男人,也同样很吸引人。

评论(4)

热度(12)

  1. 因扎吉南朝北都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心声
  2. 南朝北都渔间 转载了此文字
    是的,我在看小说的时候觉得最吸引我的也是这个角色,而不是其他主角们。相比博罗米尔,我认为法拉米尔的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