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北都

沉迷叶蓝无法自拔,安定地缓慢打call中

卖安利!坚不可摧!

卖安利!以前有小伙伴反映我的安利剧透太多!所以这次尝试着一个字剧透都没有写一个安利!有一个字剧透我直播吞键盘!!!



#Unbroken#

背景:二战,美国、日本、太平洋战场;
可能出现的角色名字:美籍意大利人路易.赞佩里尼,战友菲尔,战友马克,敌人渡边。

这是一部主线和主题都非常明确的片子,关乎信仰,关乎救赎。

也许在世人眼中美国是个自由平等的大熔炉,然而对路易来说却不是这样的。同学的欺凌和家人的期许对年幼的路易而言都是莫大的压力,逃避和自我麻醉都是迷茫中的发泄。然而幸好不论遭受怎样的不公,他仍然是个正直善良的孩子,爱他的家人,怜悯那些以蛮力制人的可怜虫,在家人的体谅包容之中逐渐找到自己的位置,坚持训练自己的特长,不断试图挖掘自己的潜力,让自己变得更好,也在努力坚持的过程中让那些曾经不屑自己的人渐渐接受、佩服、尊敬自己。
我们往往也会经历这样的时光:明明不是自己的过错却受到不公的待遇、明明付出巨大的努力却不知道终点到底能不能到达、明明知道自己有潜力却不被他人认可;每个人在过往的经历中都或多或少会有这样的抱怨,而对于成长中的路易每一次他人的否认与意见都是一堂值得学习的课,他既是在进行一场自己与自己的赛跑,也是在跋涉着一次自我证明的长征。
生命的各个阶段大抵如此,在需要作出选择、迈出每一步的时候,都无法知道将来遇到的会是什么、自己的选择究竟如何;然而当沿着轨迹前行一阵子之后,回头看看自己一路得失,有的人后悔,有的人庆幸,而路易则是既不对过往感到遗憾,也不因曾经而自满的那一类,他感激。
在人生的前半部分,路易没有信仰,他爱他的母亲,为她感到骄傲,她是虔诚的信徒,而他没有信仰;没有信仰的路易靠着家人的信任与自己的毅力努力成长成了一名品性优秀人格高贵的青年,而他仍然没有信仰。
只是人在巨大的苦难与灾难面前,如果没有信仰,哪怕知道那只是自我安慰,将会很难承受超出自己承受范围太多的不幸与痛苦,无法坚持到最后。路易、菲尔、马克,死里逃生一次又一次已经是幸运,然而没有信仰又不够坚强的马克最终成了掉队的那一个。其实马克也很善良,菲尔受了重伤,身体虚弱生命垂危,他本可以弃他不顾,马克却谨慎耐心地为菲尔包扎伤口,把自己的衣服给菲尔御寒;只是马克不够坚强,他既无法忍耐无私带来的寂寞,也不能经受没有信仰的空虚。路易则是更幸运、更高尚的那个,照顾着菲尔和马克,体谅菲尔的虚弱,原谅马克的自私。
死里逃生的经历让路易开始愿意祈祷,开始相信信念;而无疑相依为命的战友也是彼此相信最终能度过难关的精神支柱,这是影片中第一层解释了信仰和救赎。
然而生活却并非只有一个低谷,有时你以为已经离开了不幸,却不知更大的苦难在等着你:你永远无法知道接下来还能有多糟,也无法知道何时会变得更好。才出虎口的路易和菲尔又入狼穴,并且遭受分离;在异国他乡,在一个曾经让自己魂牵梦萦的地方,以这样的形式到达,以这样的形式遭遇,路易心中百感交集。
按照起承转合的阶段来说,承后转前的这一部分显得尤为重要,因此另一个在这段往事中极其重要的人,渡边睦弘,必然要成为路易的另一次苦难。作为一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小军官,渡边的权利很大,渡边的权利很小:他可以轻易让战俘们的日子更加难过,也可以情有独钟地刁难某一个人,比如路易。
说到这里很容易猜到渡边身上的压力也绝非轻易,父亲的期望、同僚的对比、对战势的期许,在惨淡的前途与失意的职场面前,变成一柄柄尖锐的利刃,毫不留情地狠狠刺进他心里;而长期的压抑与日本民族性格当中内敛的部分同样对他苦苦相逼,因此他会选择何种发泄方式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大多数时候当人们陷入死循环去钻牛角尖,身边的美好黯然失色,他们无法感受他人的善意,也无法客观地评价自己,可能会选择极端或者消极的方式试图解决问题;在看到身边优秀的他人时,沉浸在负面情绪中的人很容易把钦佩转化为怨怼,把认可的欲望强行掐死。渡边对路易就是这样一种扭曲又复杂的情绪:他们本都是意志坚强的人,他们很相似,他们本可以成为朋友。然而一再的职场失利让渡边疯狂:我升了官职却失了权力,发配边疆从前线来到后勤;你竟然在苦难中被打磨得更加耀眼明亮,我怎么能够甘心?
这里出现的一组强烈对比,明线暗线交织,却还是关于信仰与救赎:有了信仰信念坚定的路易最终熬过了苦难,灵魂打磨得更加闪耀,这一切让他轻易地放弃了怨恨,放下了纠葛;而国家战败的无措与恐慌让渡边更加迷惘,他明明可以轻易接受路易的原谅与救赎,却选择了将一切过去的不幸与不满延续。
影片的最后路易与菲尔重逢,与家人团聚,再次踏上东京的土地,完成多年前的梦想,放下过去的不幸,变得更好,更坚强。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