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北都

沉迷叶蓝无法自拔,安定地缓慢打call中

慕田峪

青果文志:

八天前一场大雨的洗礼宣告着雨季的来临,终结了闷燥的天气,无数种叫不上名字的花开始争奇斗艳。 


非洲的雨季没有南亚的那么恼人,不会总是阴雨连绵,今天就是个天朗气清的大晴天。湛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空气清晰得看得到几公里外的市区,植物长的浓墨重彩,趁着天晴向太阳招摇。这里是污染不会眷顾的城市,名不虚传的花城。


这是秦慕峰在亚的斯亚贝巴的第二个雨季。


秦慕峰走出自己的集装箱,正午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远处一个黑影开心地向他挥着手,露出两排白牙,秦慕峰也伸出手向他挥了挥,那黑影便飞奔到他身边。


他很羡慕那些光着脚还能健步如飞的当地人,他们从小就沐浴着这片富饶的土地给他们的滋润,或许他们过着全世界最朴素的生活,却拥有全世界最矫健的身躯。


“秦先生,您的卫星电视修好了。”断断续续的英语说到。


“amesegenalehu.”秦慕峰点点头,回他一句阿玛哈拉语的谢谢。


黑影又露出大白牙,拍着秦慕峰的肩膀竖起一只大拇指。


现在是一点五十,两点半的时候有田远的采访转播,卫星电视能按时修好真是幸运。


以前听人说什么摄影穷三代,弄得秦慕峰总是为田远的前途担忧,现在想想真是多虑。田远是那么有天分,他的照片都是灵动的,图中景物构建的协调无比,仿佛动了一片树叶的位置美感都会崩塌——再不能找出比田远更会风景摄影的人了,秦慕峰想。


时差是五个小时,国内一个电视台会在黄金时段的访谈节目邀请田远当嘉宾,虽然只是地方卫视,但好赖也是上电视了,他真的混出头了。


秦慕峰溜达了一会儿,不自觉的又回想起他的高中时代他和他的三年。浓烈的像这里的绿树红花,也清雅的像这里的青天白日。


等回到他的集装箱,电视台已经开始播放田远的简介。


视频做的很精致,少了几分这个娱乐频道平日里的浮夸。


——国内最有前途的风景摄影师


——寰球地理杂志副主编


——影集销量十万册


少量的人物介绍,毫不吝惜赞美,剩下的全是他摄影作品的展示和介绍。


看着那些陌生的山河和熟悉的手法,秦慕峰不禁微笑起来。


“各位观众大家好,”衣着鲜艳的主持人对着观众说“刚才的片头视频中也介绍了,今天的来宾是不足三十岁却已经名震四方的男神级风景摄影师——田远。”


田远在隆重的音乐和绚烂的灯光中出场。穿着修身黑西装的田远显得挺拔英俊,十年不见,这是变了不少。秦慕峰莫名的怀念起当年把校裤挽成七分裤的男生。






走廊传来一阵篮球砸在地板的声音。


“秦慕峰,打球去呀!”


“不了,等我写完这套卷子的。”


“学霸就是不一样。”说着田远已经跨坐在秦慕峰前面的座位,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他蓦地抬头,像是被惊到,略长的刘海有点挡住了秦慕峰的视线。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神很像小兔子?”


“啊?”他心惊。


“就是说……很神经质啦~”


说完田远转身就跑。


秦慕峰愣了两秒,“你个白痴!”


放下笔就开始追——还捡着他落下的篮球。


那天夕阳染红了整片天地,就好像还会有无数个这样的傍晚一样。






“田远新出版的影集销量突破了十万册,恭喜恭喜。”


“谢谢。”荧幕上的男人笑得温文尔雅。


“可能观众朋友们还不太了解,十万册的销量对于小说来讲可能不算什么,可是对于影集——还是风景类的影集来说,可以说是非常了不起,甚至是前无古人的。”


掌声。


“您这么年轻就能有这么大的成就,请问您当初是怎么走上摄影这条路的呢?”


“这个嘛,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我小时候家境还不错,我父亲也比较喜欢摄影,在我初中的时候就有了第一台相机。不过那时候摄影也就是兴趣而已,没怎么考虑过靠摄影吃饭……”田远略微停顿,低了一下头,好像有点害羞。


“第一次觉得我可以以摄影为工作,不,是下定决心当摄影师。是在高中最后一次集体出去玩的时候。我跟我一个特别好的哥们说我家长想让我学机械,以后继承我爸的厂子,然后他就跟我说:‘田远,这世界上会修车的人多了,不差你一个。但我从来没见过谁照相比你好看。’我至今也还欠他一句谢谢,他给我的勇气才让我敢于直面自己的人生。”


“哦?好让人感动,他一定是你最好的朋友对不对?人这一生真是难得知己……”


——秦慕峰已经听不清主持人接下来的话,因为那句话,是他说的。田远竟然记得,一字不落。








那时候他田远走在秦慕峰前面,宽松的校服裤下露出的是有鲜明长条形肌肉的小腿,把独脚架当成拐杖,俊朗的脸上挂满汗珠。


“高考前来爬长城,这是作死的节奏啊。”


“学校兴许是想让我们放松心情吧……”秦慕峰盯着眼前的背影。


“说的好听,反正你是学霸,高考肯定无压力。”


“对了,你报了哪个大学?”暗自窃喜能够问道田远的出路,但是问到了又能怎么样呢?高考大概是分道扬镳的转折点。


“H工业大学。你呢?”


秦慕峰突然定住不动了。


“怎么了?”


田远转身,一脸狐疑的看着秦慕峰。


“你学什么专业?”


“机械自动化什么的……我爸不是干这个的吗。以后工作也有门路。”田远挠挠头。


“你不摄影吗?”秦慕峰一脸正经。


“摄影哪能当饭吃呀。”


“田远,这世界上会修车的人多了,不差你一个。但我从来没见过谁照相比你好看。”秦慕峰说着低下了头,脸上的阴影好像在掩饰害羞。


田远一怔,他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突然不敢面对最铁的哥们的脸,这也是他第一次相信人的肢体能传达出如此声嘶力竭的抗拒。


“别恭维我啦。我以后也不会放弃摄影的,你放心。”


秦慕峰好像感觉到田远眼神中的变化,比什么时候都更迷人。有一种坚毅的神色。








“我们都知道你是只拍风景的,风景摄影师,有时也会拍些野生动物。为什么不拍摄人像呢?像有的摄影师说的,人像能传达更多情感啊、文化啊之类的。”


“我以前也拍过一次人像,但是看到以后就觉得:啊。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以后就决定不让别人再出现在我的镜头里了。”


主持人笑笑。“有心理阴影了是么?”


田远也干笑两声“差不多是吧。”


窗外飞过一群花哨的鸟,荧幕上的男人侃侃而谈。秦慕峰庆幸成功能够催人成熟,那个男人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直白轻狂。而他又感觉有些落寞,那个阳光透明的男孩好像就那么失踪了。再也见不到了。


就像很小的时候想起高考,就感觉好远,根本看不到;到了现在,才发现真的好远好远,根本看不到了。


还记得那次爬长城,也不知道是累得头昏脑胀,还是真的被田远坚毅的背影打动,秦慕峰生平第一次有勇气告白,虽然也只是自己能听清的嘟囔。








“我喜欢你……”


“啥?你希望我干什么?没听清。”


“没什么,走吧……”








至今秦慕峰也不知道当时的决定是对还是错。但起码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了。


“……你还记得当初你最想拍下来的是哪里的风景吗?”


“非洲。”


“是动物大迁徙吗?”


“野生动物也算是其中一点吧。我更想看的是那些质朴的山。”


“您镜头下的乞力马扎罗山真可以说是人间仙境,请大家看大屏幕。”


屏幕上打出一张雪山的照片,雪山云雾环绕。田远好像有能力操控自然,每一根冰柱和云朵都如此上镜,好像天生就是为了这张照片而存在的。古老的山峰勾引着每个人前去一探究竟。


秦慕峰去过田远每张照片里的地方,但他从来没发现哪里比田远的照片美丽。乞力马扎罗山更是他在亚的斯亚贝巴定居之前每年的必行之地,他爱那里,所以他也爱。


不敢说没有期盼巧遇的想法呢。秦慕峰自嘲的笑笑。


“实在是太美了,对不对?”主持人装模作样的问观众。观众很配合地答道:“对~”弄得田远有些尴尬。


“请问您每次都是怎么拍出这么美的照片呢?太厉害了。”


摄影是需要灵感的,抓住美的瞬间按下快门——田远没有给出这种冠冕堂皇的答案。


“选好一个位置,拍上千张照片,挑出自己最满意的。当然也有一张满意的都没有的。真是感谢数码技术的发展呢,要是胶片时代我可能就成不了摄影师啦。”


观众笑。主持人一时无语。好在田远接着说了下去。


“其实我最想拍的不是乞力马扎罗山,是埃塞俄比亚的亚的斯亚贝巴。那里是我的梦想之都。人们很朴素,不是很发达,但是生活必需品都充足,鸟语花香,天气还好。原谅我不太会描述漂亮的地方。反正我小时候就一直希望能在那边住在集装箱里,天天白天晒太阳拍照,晚上跟当地民族的人一起跳舞。”


“为什么要住集装箱呢?”主持人皱了皱眉。


“接地气。”


“真是奇特的梦想”。


这段话秦慕峰听过很多次了。田远以前就不会写作文,但是听他描述他的梦想,每每动容。


以前也有当地人问他为什么还要住集装箱,他思索了好久也无法把接地气三个字翻译出来,想了想说:就像你为什么不穿鞋一样。


然后他们就会恍然大悟,哦,兄弟原来你也穷啊。


弄得秦慕峰只剩无言。


“相信这个梦想也是促使你成为风景摄影师的动力之一,那这么说来亚的斯亚贝巴就是你最喜欢的地方了吧?”


“不是。”


“那是哪里呢?”


“慕田峪。”


主持人又楞了一下,荧幕前的秦慕峰却呆住了——那是他们高考前最后一次旅行的目的地,慕田峪长城。


他迅速翻开电脑,打开人人,找出那个分组里唯一的人,田远的私人未公开帐号,唯一的相册加了密码。


问题: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哪?


秦慕峰试过无数次各种语言亚的斯亚贝巴,都没有成功。但这并不妨碍他去他说过的梦想之地定居。


慕田峪


秦慕峰手指激动得有点颤抖。


“咦?是长城呀?能问一下为什么吗?”——主持人夸张的声音好像已经传不到秦慕峰的耳朵里。


“这个嘛。秘密。”观众发出一阵嘘声。


——您输入的密码错误。


“大家安静一下。好吧,那田远你看这样怎么样。你既然拒绝回答了,那下一个问题就必须回答好不好?”主持人看向观众,挑了下眉毛。


“问个劲爆的!”“必须回答!”观众席传来一阵叫吼,看转播的秦慕峰听不清。


“那我就代表广大女同胞问你一个问题,”观众席传来一阵掌声叫好声“我们都知道田远你还没结婚,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呀?”


“还没。”


“哦~~~那广大女同胞可要注意了!”


秦慕峰突然按下退格,十年前那个有点不好意思的想法从脑海深处翻腾出来。


Yu,输入法的第二页第三个。


输入正确,相册里只有一张照片。


——那张照片秦慕峰见过一次,却一生难忘。


画面上占据了三分之二画幅的男生笑的灿烂,一只手伸出去,握着手机拍照,另一只手搭在右下角比着剪刀手笑得有点僵硬的男生的肩上。








“总算到了,给你拍张照留念吧!”


“唉?当模特怪不好意思的。咱俩一起拍吧。”


“一起拍就一起拍。”


男生一扫刚才的疲累,把相机塞进书包,独脚架仍在一边,蹦蹦跳跳地跑到秦慕峰身边。拿出手机。


“来,乐一个。”


秦慕峰还没有反应过来,田远就点了一下手机。然后查看照片。


“哈哈哈,你笑得真傻!”


“给我看看。”


田远把手机在秦慕峰脸前定格了两秒,就兀自收进裤兜。


“才不给你机会删呢!”




“但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微笑,“就算我们已经没有可能在一起了。” 


观众再次沸腾。


键盘上掉落无数眼泪。


“你个大白痴……”


相片下一条注释:


你知道我这辈子最白痴最后悔的事是什么吗?我喜欢的人跟我告白,我说,没听清。






End... 






作者:掀我被子请三思


订阅『青果』微信号:qngoolife


下载『青果』手机客户端:http://qng.im

评论

热度(37)

  1. 南朝北都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2. honey源二宝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