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北都

沉迷叶蓝无法自拔,安定地缓慢打call中

【叶蓝】蓝寨主的剑 16

翻过两座山,就到了兴欣教教坛所在千波湖。

照理说一般来讲那些比较离经叛道的邪教啥的吧,光听这个邪字就非常适合把老巢安在火山口啦,毒沼地谷啦,悬崖峭壁啦……诸如此类的地方。然而兴欣就比较有个性,一行人跟着叶修来到湖畔,左看右看实在不觉得有什么长得比较像是邪教大本营的建筑,只远远望见零星散落在湖畔的农家茅草屋。走近村庄,一行人随着叶修下了马,只听村民模样的人都欣喜的探出头来,喊着教主回来了。叶修一边点头,引着众人径直走向议事堂。

兴欣教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议事堂是整个教坛最大的屋舍。和平时这原是一乡绅的宅子,战乱纷争乡绅带着一家老小逃命去了,后来兴欣设了据点在千波湖畔,叶修就选了这废弃的老宅做议事之用。进了正门,绕过照壁,议事堂南屋是众人议事之用,东厢房设为叶教主的书房,西厢则是秘书处。庭院中摆着石桌石凳,是后来搬进来的。

见了宅院,众人一时有些犹豫。叶修微微一笑:各位请进,这是本教的议事堂。我们先在此歇息片刻,稍后自有人安排。一行人谁都没有料到,邪教教坛竟如此接地气。在院外树上各自系了马,鱼贯而入,有点内伤。

屋外朴素,屋内也非常诚实地表里如一。议事厅中有一张青木大案,上面铺着地图,叶给自己倒了碗水,示意众人随意,便坐了下来。

蓝河作为来客中年纪最长的,有些手足无措,尴尬地观察茅庐布局;同行的小崽子们乖乖站成一片,好奇地坐看右看两眼放光,唐柔跟在一群小哥哥小姐姐后头,兴趣缺缺。

正当蓝河琢磨着开口问一嗓子主人家有啥食宿安排没有,党外忽然踱进来一个浪人模样的汉子,目光扫了一眼小崽子们,看到蓝河腰侧的春雪剑时眼睛一亮,上下打量着蓝河,笑呵呵地搭上叶修的肩:文州肯帮你了?莫凡呢?

叶修放下水杯道:去接沐橙回来。包子呢?

胡子拉茬的浪人放下手臂咧嘴笑:后院浇菜。

 

湖岸秋景波色好,蓝河挨个儿打发了一群半大少年人到连排的弟子寮舍,纳闷为什么明明是叶修不知用什么条件作交换,接下帮着指点的崽子,结果还是自己照顾。牵着马走进方才叶修指给自己看的一间小院,蓝河四下打量这泥墙草盖,在篱笆边一棵歪脖子树下系了马,心想叶修这贼窝倒掇拾得挺不错,整一个超小规模的小村落,房子是房子庐子是庐子的,果然大隐隐于乡野,这小院和自己在山里的小屋也有几分相像。

在窗边桌案上放下行囊解下剑,支棱起窗户,蓝河绕到屋后去打水。

入眼一片青翠,水色粼粼,浅滩边水草郁郁,沿着湖口能一直望见远方山峦叠嶂。蓝河神清气爽郁闷一扫而光,只见不远处一座青峰后头绕出一条小船,船头立着个窈窕身影,一身鹅黄色衣裙在清风中微微鼓动,手上一把二十四骨长伞滴溜溜地转。伞面轻抬,伞下一双剪水瞳光恰似春风。一番风景,就好像蓝河从前层在心里描画过无数遍的一样。

山峦层翠倚新郭,碧水邈云波。不知何方客,惊碎波光云影共一色。孤舟一叶,犹染墨色,剪一水山河。谁道秋日萧瑟,湖光处,春日几何。

船行至湖心,伞骨轻转,那抹鹅黄色身影却似飞燕轻枕鹞台,两三下起落踏水而来,湖面涟漪未歇人已翩然而至。蓝河满目赞叹,来不及称一句轻功俊朗,伞面收起,一张桃李一般明艳俏丽的面容露出来,灵动的双眼在蓝河身上扫过一圈,春风沐雨一样笑开了:呀!好俊朗的小先生!水色茵茵芦苇长,白水抱旧堂。扁舟载我,归心悠悠,忽闻谁郎歌。湖影人面相交映,温润若星河。布衣轻履,青松劲立,春风犹愧色。

蓝河:……

蓝河听得这一句同样不伦不类回赠面上发烫,心说刚才一时忘情许是把心中所赞照样说出了口,教人误会自己轻薄,这姑娘耳力极佳竟听得一字不差,嘘咳一声,尴尬抬眼道:这个……冒犯姑娘多有得罪,我是……蓝雨山庄弟子蓝河。

那姑娘收好伞抱在怀里,闻言抬起头又是眼睛一亮拍手笑道:啊!你就是蓝河!

蓝河纳闷,一转眼恰好看到那小船慢悠悠在浅滩附近的木头渡口靠了岸,船夫放下橹摘下帽子走过来,竟是莫凡。

清亮的嗓音欢快地继续道:我听莫凡说啦,叶修从蓝雨那里骗来个大管家,原来就是你呀!我是苏沐橙,今后麻烦你啦,大管家小先生!

蓝河:……

蓝河听到苏沐橙的名字心下一惊,想想叶修从前的身份,瘪了瘪嘴,憋了半天,吭吭哧哧闷闷开口:苏……姑娘,在下不才,请多关照。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