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北都

沉迷叶蓝无法自拔,安定地缓慢打call中

【叶蓝】蓝寨主的剑 11

孙翔听到这一句二爷,就很不开心。

其实孙翔原本和叶修没有什么接触 。

叶修的大名,在军中无人不知。入伍参军么,要么是家里穷得揭不开锅的,讨口军饷吃,要么是市井里霸道吃不开的,寻个容身地,像他孙翔似的有几分权势一心武仕偏又还真有两把刷子的,说实话,不多。

所以孙翔从入伍到一路升官,还真就都是横着走的,服他的人不少,看不惯他的打不过他,几年下来积攒了一些自己的威望人脉,还真没碰到过多大不顺心的事。

只有一件事孙翔总觉得扎在心里像根刺,就是叶修。

叶修和他孙翔原本不是一个编制,虽然也某人的大名在孙翔这儿也是如雷贯耳,但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见都没见过。听说姓叶的早年在北边边塞上看门狗似的打鞑子,那可真是出力不讨好的活计,赶场救火似的,孙翔听了都替他累得慌。但是自从帝位空缺,叶修回了京城,不见人不上朝天天就爱往山里跑,连带着摄政王一群人很不满意,顺带着给他孙翔连升了几次官,风言风语的就来了。

升官是好事,白来的乌纱帽不要白不要。但那些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碎嘴玩意儿天天拿他孙翔和叶修比,说他孙翔无甚本事不过是个凭关系走狗屎的富二代,仗着自己有两下本事非把自己当盘菜,放叶修跟前那就是个三脚猫——这就很让人窝火了:呵!把你们能的,老子一路摸爬滚打真刀实枪的战功都刻到身上了,升官,怎么着了?也没见着你们上赶着跟那姓叶的到边塞去送死啊!

孙翔很窝火,但他自认堂堂九尺男儿大丈夫,一一计较这些个风言风语太失风度。他孙翔,要的是名正言顺堂堂正正的赢。

深呼吸,忍。

忍住了。孙翔呼出一口浊气,眼底下瞄了一圈客桌边上的几个人:蓝雨山庄的少庄主和西席先生从前打过交道,黑心玩意儿;九死一生的前武林盟主 叶秋有过一面之缘,倒没什么来往,活生生在这儿出现少不了蓝雨的事,姑且不管那几个;还有个眼生的人,看着挺沉默……至于这个咋咋呼呼的跑堂小弟么,看起来倒和那倒霉盟主是一锅的。

想了想,先从不认识的人开始问好了,于是转向低调扮演小松鼠的小周同志,清了清嗓子端了官腔:朝廷有令,通缉捉拿叛逃的前开国大将军,我看这位兄台眼生得很,不知报备过没有?

小周同志嘴里啃松子,抬起眼赏了新官上任孙将军一个字:嗯。

孙将军:……

很气,这个人怎么这么目无王法,目无王法倒是无所谓,重要的是他这个态度未免太小瞧人!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脾气一上来孙某人手比脑快抽出别在腰间的马鞭当短刃就招呼上去,理智刚回笼心下一惊要糟,只见方才还慢动作一边啃着松子仁,下一秒手上就多出一把唐刀,四两拨千斤借力一挡,孙翔只觉得手上冲劲全数被卸去,来不及理出头绪一个重心不稳就要栽倒。

小周同志不紧不慢,随手一扶  。

孙将军:……

孙翔收了式,眼角极快地看一眼旁边几个,回过头瞟了一眼唐刀的制式,抬头便三分费解七分恼怒瞪起眼:你是官府的人?

小周慢条斯理点点头,又赏出一个字:嗯。

孙翔觉得今天忍下的这几口气比他从前在军队里没混出头时受过的所有气还委屈,可转念一想自己资历尚浅根基尚且不稳,那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又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面色不善接着问:你是哪个编制的?

小周皱起眉,像是开口多说一句话都需要下很大决心,拍拍手上的食物屑子,正过身,抬起头直视孙翔:暗部,论官衔,算是你半个上司  。

小孙将军觉得今天出门前本该看两眼黄历。风风光光出来巡街,遇到叶修黄少天这群倒霉玩意儿也就罢了吧,还被一个不晓得是什么人的空降上司压了一头,正经事都顾不上。

暗部官高权重,却是真的。

那唐刀的纹饰品阶,也是真的 。

暗部在这里,那就没他孙翔什么事了——即使有事,也不关他孙翔什么事了。

孙翔踢踢踏踏下了楼,招呼了手下,黑着脸出了楼。

叶修靠在窗边看着小孙将军上了马绝尘远去,收回捞起竹帘的手,回头看着恢复到老僧入定状的小周同志,一脸似笑非笑:别欺负狠了,小孙心眼不坏,就是少根弦儿。

小周同志歪过头,一双黑眼睛没聚焦似的往叶修的方向看了半天,半响像是接受了这个设定,慢条斯理放下手里举了半天的茶杯,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前辈教训得是。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