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北都

沉迷叶蓝无法自拔,安定地缓慢打call中

【叶蓝】蓝寨主的剑 9

话说叶将军被弹勋,军权也没有了,宅子也没收了,刘御史一本子参他私编军队和呼延啸日里应外合要谋反  ,可是重罪。原本莫须有的罪名竟有一帮子朝臣不晓得从哪冒出来附议,摄政亲王文轩心里本就有几分顾忌,先帝病逝前没敢太顾忌,现下每天有本子雪花片一样的飞来参表,烦得他恨不得一把火全给烧了;偏偏叶修也真是个心大的,别人参别人的,他照样练他的兵,研究他的新式武器。

真的很烦。

陶亲王烦了三天,终于挥了挥手:行吧,陈阁老,就按你说的办。

陈阁老和刘御史很满意,快乐得像两颗欢快的大土豆,恨不得当场表演一个绕着八字的击掌舞,得了御旨分分钟去抄了将军府,收了兵权,缴了大将军三进敌营时使的绝世神兵莫邪,却连新式武器和大将军本人的毛都没摸着一根。

他们很无语,很气,捶胸顿足,发了通缉。

但是通缉令上画的将军很具有陈刘二人的私心,但凡是个人见到这张画像都不会觉得画的是叶将军。

可见私人情绪和审美情调在办正经事的时候是万万不可取的。

于是叶修现在安安稳稳地在南部重镇溪山城里溜达,大大方方地呼和了几个老友一起,搞事情。


如果说烟雨楼是隐隐于市的情报商,那蓝雨山庄大概就是真点儿名门正派了。

溪山城,明面上有朝廷的军队守着,衙门坐镇着,实际上没少仰仗蓝雨山庄的力量。

神兵奇甲发家,剑意潇洒凛然,光明正大地和朝廷做着军火交易的生意,慕剑道盛名而来的弟子芸芸,来求兵谱锻炼之术的人也不少。

山庄算是武林正道的一支中坚,时不时得干些宣传门面的事,比如试剑大会啦,推选武林盟主啦……这种事情,就没少掺合。

黄少主五六岁上认识了叶修,那会儿叶修也只是个八九岁的半大小子,狼崽子一样的凶恶眼神,真不晓得老庄主上趟街怎么就捡回来这么个祸害。小孩子心性倒是熟得快玩得开,很快这小哥俩成了山庄内门十分招人嫌的一双棒槌,提起来就让人腰椎骨头痛。

新来的那个不拜师不入门, 原本几个长老意见很大。庄子里住熟悉了之后,野狼崽子一样的臭小子有事没事琢磨他那些个阵法,跑到荷花池里去试验他那些奇形怪状的武器,爬上山庄里最高的松柏树尖儿练轻功。几个长老十分无语,纷纷抚着胡子道幸好幸好,幸好他没拜师没入门!

黄少从小天赋极高,悟性好,又善于变通,年纪小小就悟了剑道,粉雕玉琢的一个小娃娃,活泼开朗机灵可爱,山庄上下都对他寄予期待。

老庄主却是望着这两个脾性南辕北辙的小崽子,叹气说:一个自私一个自负,也不知道今后能否有什么造化。

庄主身旁一个十三岁的半大少年似懂非懂,捏着庄主宽大的袖子看着远处打闹作一处的两人若有所思。

这少年名叫喻文州,本是老庄主给小少爷找来的陪读,跟着学些兵法计谋策略云云。小少爷却仗着天资极好过目不忘,从来不求甚解,他的要求是能看懂会使用能辨别,也就足够了,而背后的格局框架,却是从来不曾在意。

喻文州却不同。他明白自己在反应敏捷上有欠缺,与其强补弱点不如猛功长处,因此有意无意地训练自己在思维上看得更远更全面些,挑选的武器也是弓弩一类,力求谋于先方一举中的,因而十分爱护自己的眼睛。

喻文州对八卦阵法兵书谋略颇有心得,叶修便三不五时拿自己布的阵来找他请教。喻文州年纪大些,又存心与他俩交好,每每便耐着心一一推敲考量,有时需要考证效果,便也愿意充当那闯阵的倒霉蛋。

叶修布的局一向刁钻精准,一步踏错要么误入歧途困陷阵中,要么步步凶险,总之这闯阵决计不是什么轻松的好差使。叶修想要观察效果,他太了解自己的局,因此只能留在阵外;喻文州对阵法颇有研究,又主动闯阵,自然再好不过;黄少仗着自己身手过人,正好离得不近不远,为喻文州掠阵。

可意外的意思就在于,人们无法预测它的状态或者形态。

万无一失的计划发生了变化,当个子小小的黄少举着比自己还高的冰雨却一时不慎踏入了幻阵,偷偷从神兵库里带出来的长剑却成了最凶险的阵眼;当黄少一记上挑却划在了喻文州额角,对着一脸血的同伴两只棒槌终于在震耳欲聋的蝉鸣声中慌了阵脚。

那次意外使得喻文州左眼受损,额角一道斜向上的长疤直至发根,老庄主所期望的造化终于是以这样疼痛的方式到来了。

当喻文州顶着一头的血对小小的黄少说,没关系,今后我们还有很多个夏天的时候,心高气傲的小棒槌终于是被吓哭了。

那之后喻文州彻底放弃了武术,一心一意地研究兵书;而叶黄二人也像是一夜之间抽条儿的小树苗,再也看不出从前顽劣的痕迹,就好像从前过往全都是个幻境。

叶修就这么在蓝雨山庄吃了四五年白饭,十四岁参加试剑大会一举成名,跟着一方军阀投了军。同样等到十四岁参加试剑大会的黄少却一招落败名居亚元,很不服气,闭门修炼一年终成大器,一战成名。

而彼时叶某人早已经挥挥衣袖施施然到京师当他的便宜将军去了,黄少想找他再战一把的心愿一直没能够如愿。

所以今次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变故遍传市井,有个自称是叶老大右护法的流氓传话说叶修想找他一起搞事情,少庄主才会答应得这么爽快。

哪知左等右等等了三天没见着叶修,反而偶遇了朝廷暗部首领小周。

小周话很少,功夫很好,为人很低调。因为太低调了,黄少甚至直到今天都不晓得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姓周,于是一直叫他小周。

黄少认识小周还是几年前到京师去找叶修比试时的事。起先以为小周不爱说话是因为不乐意让人知道自己是关外人,恐怕不好服众;谁知人根本没有口音,不爱说话只是因为不爱说话而已。叶修对他的介绍也很随便,只说是朝廷新立了个暗部,从关外纳了些身手很好的人才。

暗部出现在这里,事情一定不简单。黄少大大方方地左瞧右瞧,干脆把小周拉来一块搞事情。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