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北都

沉迷叶蓝无法自拔,安定地缓慢打call中

【叶蓝】蓝寨主的剑 3

蓝寨主照样每日练剑,只是练剑的行径似乎多了一点发泄的意味。


头一日兄弟们帮农回来冷不丁和叶修打了个照面,又见寨主待他格外上心些,纷纷好奇这人什么来头。蓝寨主心里苦恼,面上却必须不露声色,索性按那人自己说的复述:这人姓叶,是个胭脂商,咱们暂且扣他几日,打探打探消息。

叶商人倒是十分自在,丝毫没有普通商人落入贼窝的惊慌样,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寨主大人看着十分气闷。

于是当晚寨主大人亲自收拾了几个菜,招呼叶修来吃酒:叶兄弟游走四方,想必江湖消息灵通得很,不如咱们边喝酒边说?蓝某人这山里消息不灵通,可要向你好好请教请教。

叶修看着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精致小菜有几分惊喜:切块摆了一小碟的红烧猪蹄,盘边上仔细码着几枚蜜汁腌渍的梅子;一小碟腊肠切成精致薄片,却又十分随性地直接摆在几片洗干净的生菜叶子上;家常的西红柿炒蛋,醋溜豆芽炒肉片,再就是管饱的米饭和一碗水煮毛豆……和一大碗撒满了葱丝的蒜蓉嫩豆腐。叶修在心里扬扬眉,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寨主表情,见他果真似笑非笑看着自己,再看向蓝寨主的眼里多了一点玩味和深意,点头道:寨主费心了,好说。不过我不喝酒  。

蓝寨主闻言一愣有些不悦,扬扬眉,心思一转却又有了主意,佯装不满道:兄弟这么不给我面子啊?这酒是我亲自酿的,旁的人来了还喝不到。哪,你若是不胜酒力,不如咱们划拳?就当个添头,输的人不仅要喝一杯,还要回答一个问题,怎么样?

蓝寨主对划拳挺有自信,眼神亮亮嘴角弯弯小算盘打得劈里啪啦响:不过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商人,玩玩预判拼拼手速,正巧灌醉了好问话,岂不美滋滋。

叶商人一愣,笑着点点头:好说。

蓝寨主满意地拖过凳子四平八稳地坐了就拍开一坛泥封,往二人面前小陶杯里分别倒上了一杯酒。酒香四溢,青梅酸楚由人恋 ,山中的雨夜微凉,联珠串儿似的雨幕挂了一屋檐,声声入耳冗长平和。湿润的空气里原有些泥土和稻草的味道,封泥一开,倒有几分青梅飘香煮酒夜话的味道。雨夜没有月光,叶修便就着摇曳烛盏看到那酒液澄黄透亮琥珀一样晶莹,开口道:双蒸?

寨主一愣,放下酒坛眼里晶晶亮亮,随即爽朗笑了,颇自豪地曲着手指敲了敲酒坛肚子:兄弟这不是很识货嘛!御贡!

知道了叶修并不是不懂酒后寨主心情大好,端起酒杯轻轻晃荡:兄弟,我这寨头里几十条汉子都是酒鬼,个个能喝几坛不在话下——可没一个真正懂酒的,三花双蒸 ,给他们喝都根本分辨不出,扫兴!你光是看一眼成色闻一闻香气就知道,还说自己不喝酒——这不是很懂吗!

叶修心里苦笑:不好意思,我也就只知道这一个名字,随口说说而已 ;面上却大大方方接了这一赞,点点头:嗯,一杯倒。

寨主闻言扬扬眉,径自一饮而尽又给自己满上一杯,叹道:可惜。

寨主对酒量颇自信,听得叶修说一杯倒反而不急着灌他——万一他喝醉了只管睡,可真是白搭!索性打起感情牌唠起嗑,便就着话随口说道:这双蒸,是边酿边添,多次发酵的米酒,这泉水清冽,气候也得恰好才好。都说它玉洁冰清余味甘爽——寨主抬头笑眼弯弯——不若今天不妨一醉,试试我这双蒸酒底的青梅?

叶修不紧不慢夹了一颗猪蹄旁的蜜渍梅端详了半天,问:酒也是梅配菜也是梅……你很喜欢梅?

寨主被岔开了话题也不窘迫,顺着话头说:是啊,梅子挺好,这山里头土厚点的地方就能活,好养;虽然和梅花不是一种树,这结果子的梅子花也挺好看。果子能生吃,能做果饯,能泡酒——挺好。

叶修被逗笑了,看了半天发现蜜饯早去了核,索性整个扔进嘴里,囫囵乐道:别人都喜欢些梅兰竹菊附庸风雅的——你倒挺实在。

蓝寨主不置可否:各有活法么,世俗总有世俗的乐趣。

叶修慢慢品味着梅脯额度酸甜,不腻不涩,很是爽利清口,微微点着头:哦?如何算是世俗?这山头是个妙所,离市集不远不近,离荒野不近不远——看你挺有志趣,怎的做起打家劫舍的营生?若喜欢争权斗势,现下岂不是大好时机,那么多不安分的野心家,凭你的实力,随便投奔哪一家——或者哪怕自立门户——不比在这山野里更有意思么?

寨主古怪地看了他一眼,莫名其妙:我做什么去争权斗势?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很缺我一个么?我只是个普通人,有一帮弟兄,有几个兄弟,有住所不愁吃穿,有酒有剑——不够么?

叶修嚼了果脯吞下,一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因着和肥美的猪脚一起炖过一阵,还和着佐料的味道,却又中和得很好:山里很有意思么?

寨主苦着脸尝了尝那一大碗豆腐,皱着眉反问一句:和人争斗很有意思么?

叶修举着筷子在桌上绕了一圈,最后绕回面前夹了一块猪蹄:我看你用剑,想必也习武;习武的人,怎么会没有些不服输的气劲,没有些攀比心?

寨主听得厌烦,方才的一丝好感肉眼可见地散了去,撇撇嘴:武学上的精进未必总要与权势有什么关系,我天赋有限也绝非名士,单是剑法上的领悟,已经很令我愉快——况且你很想要权势么?怎么会做商人?我听闻开国大将军和你同名,出生入死累累战功,却是在些个权力斗争中输了个精光不知所踪——你很羡慕么?

叶修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有意思。你误会了,我只是好奇因此问问,并没有鼓动你的意思。但你说得对,我确实想要权势,因为这天下太乱,暗里的力量不安稳,即使是商人也没有平静日子好过。我从前有过想要珍惜的事,却因为没有足够的力量,没能够珍惜到最后——说着有几分落寞地笑笑——所以我只是好奇问问。

蓝寨主听了一番解释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兴许是自己仍在意那些过去地事,反倒误会了这萍水相逢行脚人的无心之语,于是举起杯:兄弟所说不无道理,是我误会了,自罚一杯。

叶修并不多介意,只用筷子指指那盘猪蹄:我第一次见到这种做法,没想到并不甜腻。自己腌果脯做果酒,一手好厨艺——不喜欢拿这当营生?

蓝寨主这次倒是十分坦然,就着小菜随口答:喜欢倒是喜欢,今后若有机缘,娶个平凡姑娘,开个小酒楼,倒也不错。我有个私人小酒坊——不过生意倒是没多少——也就是这些果脯果酒卖的好一点吧!我这儿没有太多便宜醪糟,寻常百姓来得少。

叶修满足地夹了一筷子饭:这算是商业机密吗?告诉我没问题?

蓝寨主很豪爽:好说,千金易不易得我不知道,不过知己难求,你毕竟是我这儿来往食客里头一个说出这是什么酒的人。

说着又端起杯:你看,你是不是觉得泡个梅酒很容易?只需要往中意的底酒里扔几颗青梅,再一并封了放在酒窖 里,等几个月拿出来开封就行了?

叶修不置可否,神情却挺认真,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寨主见了心里开心,便点点头接着说:确实比起真正酿酒的五齐六法来说简单得多,但从选果到酿梅,都需要运气和耐心。果子品相不同,酸甜苦涩都会影响酒的味道;水分和温度,也会影响浸泡和味道的融合。到最后能够品味到的,往往独一无二,细小的区别全凭机巧……说着又是眉眼弯弯冲叶修举了举杯:做酒和做人一样,不可辜负 。

叶修眼神温和,闻言也端起酒杯,却没有要喝的意思,闻着清香的酒气赞许说:你倒很有心得,是说怎样的人酿怎样的酒么?可惜我不胜酒力。

蓝寨主见他趁着自己说话的功夫筷子已然扫荡过半桌饭菜,却几乎没碰那碗自己琢磨了半天捣鼓出来感觉问题不大的“小葱拌豆腐”——听说北方人下酒都有这么个菜,眼前这个倒似乎根本不感兴趣——正疑惑是这个叶修不喜欢这个菜还是他确实只是个重名的商人,机会便递到了跟前,赶紧顺杆爬:对!来来,划拳!输的喝酒回答问题啊 ——

哪知道打自第一把开始,寨主就没赢过。

寨主大人不信邪,很不服气,满脑子问号:打得这么好的如意算盘,怎么能就黄了呢?我今天特别瞎?于是揉揉眼睛再接再励,再励再输愈输愈勇,直到几乎喝空了一坛子双蒸青梅  ,才后知后觉在梅酒后劲里认了输,脑子晕乎乎的转不明白,别的事都不在意了,只觉得好久没玩得这么尽兴。嗯,自己酿的青梅真好喝。嗝。


评论

热度(47)